真人娱乐赌场,真人娱乐赌场官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会史纵览  >  名人轶事

马叙伦与京剧大师程砚秋的交往

发布时间:2019-01-28  来源:摘自《钟山风雨》2014年第1期

放大

缩小

  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马叙伦和陈叔通早在20世纪20年代开始,就与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缔结了较深的友谊。陈叔老结识程砚秋较早,是经喜剧欣赏家罗瘿公介绍而相识的。到了三十年代前期,经陈叔老介绍,马叙老与程砚秋也结成了朋友,且马叙老是最早给予程砚秋以最中肯评价的人。1931年春,马叙老以《程砚秋》为题撰文,推荐了程派艺术。该文曾在《京报》刊载,也有人说曾在《申报》刊载,而我则是在一友人处的旧报剪贴本上抄下来的。文虽短,但言简意赅,对程派声腔艺术乃至本人品格都有真知灼见,引之如下,公诸同好。其文曰:

  听歌于中和园。汤尔和、金钟荪在焉。中和台柱为程砚秋。砚秋之歌,婉转促顿,固自别有所长,其最佳处,纳音于塞绝,而忽悠扬清曼,乃如高山坠石,戛然而止,真有遗味者矣。砚秋为清宣宗相穆彰阿之曾孙行,穆相权倾一时,然至砚秋兄弟,已贫无立锥之地,其母鬻之伶工,罗掞东(即罗瘿公——笔者注)喜顾曲,爱其幼俊,为之脱籍,且教之焉,遂擅艺誉,今已压倒南北剧界,砚秋事母至孝,推产赡其兄。

  当时有不少“玩票”的士大夫及梨园中人,各持门户之见,有意反对程派艺术、怕程氏声名超过自己,所以讥其唱腔为“鬼音”、为“鸱号”,程先生处境很不顺遂,并未真正“压倒南北剧界”。马叙老仗义执言,公然为程砚秋说公道话,又赞扬程为人既“事母至孝”又 “推产赡其兄”,有如此仁爱之胸怀,使外界对其人格乃至艺术能有真正了解。这不独予程本人以鼓舞,也对推动程派艺术之发展,大有助益,所以当这篇文字刊出之后,凡京沪真正懂得艺术而又正直的人士,都交口称誉马叙老做了件好事。这些话我是1952年在张友鸾师寓中亲自听到他说的。记得那一天,芙蓉草(赵桐珊)先生也在张寓做客。此后我又搜求到马叙老观摩程砚秋的《春闺梦》一剧后所作的两首七绝,题为“程禦霜邀聆其《春闺梦》曲归赋”(禦霜乃程先生之别署,程先生有书斋曰禦霜簃,所以他又署禦霜簃主人——笔者注),其一曰:“坠石崩玉四座惊,最难渊默忽雷声,如今入耳皆凡响,歌到程郎世莫争。”其二曰:“何必当年无定河,且听眼前一曲歌,坐中掩面人多少,检我青袍泪最多。”这两首诗都夸赞了程砚秋先生演唱艺术之佳,后一首直写了马叙老为此剧感动以至于在座中泣下清泪。在前几年出版的《马叙伦诗词选》,还有《又赠程禦霜》一首:“红氍毹上有吾师,泪尽荒山制曲时。杯酒尚迟他日约,结交先遣一首诗。”可见马叙老就是如此出乎真情地爱护人才与晚辈。

  至于叔通老人与程大师相识后,二人亦极为友好,陈叔老多年在各方面给程以不少切实的帮助。如教程作旧体诗,介绍汤定之教程绘水墨画。程学成之后为表感谢,还赠叔老一幅菊花立轴,又题上一首五言诗,请叔老检验其学习成绩。这画与诗我都亲见过,诗至今还记得,其文曰:“淡极方知艳,清疏亦自奇,风霜都历尽,留得后开枝。”后来陈叔老回赠了他一首七律。1953年程先生赴宁演出,我又参加宣传程剧的工作,在白露公寓二楼他的临时客房中,程先生出示了这首诗给我看,我至今还记得,其题曰:《赠程禦霜》。陈叔老在诗中评定程的艺术精湛,人格高洁,可谓言浅意深,语淡情浓,诗句亦清丽可诵,现也全引如下:

  一空凡响技通神,高亢幽低险化纯;

  四座无声观听集,氍毹风格不犹人。

  自然流露骨嶙峋,历尽风霜万苦辛;

  终有出人头地日,轰传程派甚嚣尘。

  直到抗日事起,程砚秋与马、陈二老自京华分手后,便离散南北多年。直至抗日胜利后,1946年春,程先生到沪演出,才与马、陈二老重逢。程到沪会排定在“天蟾”上演他本派的拿手剧目《荒山泪》《春闺梦》等,特请马、陈二老观赏。程砚秋此时已经过八年抗日之沧桑坎坷和世事锻炼,见识、眼光更胜往昔。他看出蒋介石已露杀机,不顾国人期盼休养生息、和平民主统一的心愿,磨刀霍霍,再燃内战之烽火,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一样他对蒋政权颇为不满。同时,也由于抗战期间,为了避开日寇汉奸的干扰、纠缠,他曾避居北京西郊种田为生,彼时与八路军同志有过一些极隐蔽的接触,了解到共产党始终坚持抗日,今番他们倡导和平民主统一建国的主张,而老蒋要打内战,故程出于义愤,把这《荒山泪》改名为《祈祷和平》;至于这《春闺梦》则是根据唐诗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引申发挥改编而成,都是反对不义之战的。马、陈二老应邀观赏后,对程赞扬不已。

  到了当年6月下旬,马叙老率领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的代表,赴宁呼吁民主和平,坚决反对内战。不幸在南京下关车站,遭到国民党特务暴徒的突然袭击,被殴负了重伤。程砚秋得悉此情后,忧心如焚,气愤难平,于是他连演了三场《祈祷和平》,以示对国民党的抗议。演出后不几天,有一位新闻记者去访问程先生:“怎么同一个剧目,您要连演三场呢?您是最爱这出戏吗?”程先生当时不假思索而又含意深刻地反问这位记者道:“记者先生,你们是无冕之王,言论权威,也请发发言吧!你们想想,前有昆明事件,今又有下关惨案,当局如此践踏人权,毁伤国家人才,不怕激起天怒人怨吗?咱们唱戏的是只能唱两出正路的戏,为民请愿,或者是舒舒闷气而已。而足下是手中有笔,可得为人民立言呀。”这位记者闻听此言,半晌无语。

作者:王染野     责任编辑:张歌
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